新奧天氣:

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 >> 副刊 >> 正文
往事如煙丹青在
——追憶畫家白雪石、劉力上先生
來源:武進日報 作者: 日期:2019-11-19  報料熱線:86598222

  □ 李業文

  在我的《文化名人書畫收藏名錄》的畫家一欄中,有夫婦(吳作人、蕭淑芳)、父子(宋文治、宋玉麟)、父女(豐子愷、豐一吟)、母子(曾杏緋、馬建軍)、兄弟(姚有多、姚有信)、叔侄(王步超、王學輝),今天要說的是彼此為鄰舍的白雪石和劉力上兩位先生。

  先說他倆的鄰舍關系。上世紀80年代末,畫家劉力上、俞致貞夫婦搬到京城新居前門西大街十號樓202室。不久,白雪石也動遷到與他同一單元的樓上。偌大的北京城,兩人怎么會買房買到一起呢?原來,是時代風云的沉浮使他們走到了一起,“文革”中,他們一起被揪出,常常是“上臺同低頭,下臺就握手”,不是兄弟勝兄弟,成為一對志同道合的好朋友。

  劉力上先生是中央工藝美院教授,揚州人。早年拜張大千為師,學習人物、山水、花鳥,后又隨師到敦煌、西安、麥積山等地臨摩研究壁畫。他的《華山西峰》由“榮寶齋”木刻水印數十萬份,風行全國。又與俞致貞同為釣魚臺國賓館迎賓廳繪制巨幅重彩花卉。1992年,江澤民訪日,劉繪制的《祝壽圖》作為國禮饋贈。他是一位既有傳統技法,又有時代精神的資深教授。在中國美術館的“全國首屆青年美展”上,經版畫家劉峴介紹,我與劉力上先生認識了。

  同是江蘇人,共同語言多。某日如約,我來到他府上喝茶聊天。說是聊天,其實是聽他發牢騷,見他興致好,我不失時機地從包里取出已有關良、顏文樑、王力、臧克家留下墨寶的冊頁本。他興致勃勃地翻到謝稚柳的《竹石圖》,說:“我也來幅風竹助助興。”攤開冊頁本,他奮筆疾書,不消一刻鐘,《風竹圖》在電風扇的搖曳中呈現。竹葉青青筆筆見精神,有勁道,有韻味。

  畫完,劉給白雪石先生打電話,抓起電話就喊:“白兄,我這兒有江蘇老鄉遠道來看我,你可意思意思?”同意。開門見山,白老已佇立門前等候。老人問我:“畫什么?”我沒有點題,也不便點題。他略加沉思,抓起筆自語道:“來一小幅桂林山水吧!”白老執筆很輕且快,一會兒山嵐、小屋成形,農婦在碧波蕩漾中劃著小舟過來了。他巧妙地運用石線、表花及濃而不濁的墨色烘托出青山綠水的明潔意境,以短時、簡筆,運用濃、淡、干、濕不同墨趣,勾皴點染的不同筆情,恰到好處地揮寫漓江晴、云、雨、霧中山光水影迷離的微妙變化,把一幅無與倫比、令人心曠神怡的桂林山水呈現在眼前。我見畫面略顯空靈,請他補點什么。他搖搖頭:“不用。本是幅山水小品,再加就畫蛇添足了。要不,我再寫條‘桂林山水甲天下’補塘,裝裱放在首額這就豐滿了。”這以后,我還去過白宅兩次,謙和的白老再次為我畫了桂林山水,又寫了幅字,我當寶藏之。

  成績卓著、具有創造性業績的山水畫大家白雪石先生是桃李天下的美術教育家,自幼研習繪畫,從臨摹古跡入手。擅山水,為了畫好山水畫,他走遍了泰山、黃山、三峽、太行山等名山大川。1972年開始赴廣西桂林十幾次,沿漓江兩岸,徒步旅行寫生,搜集了大量素材,經過長期的推敲提煉,才形成了以青綠見長,以桂林山水入畫,作品布局新巧,善以實托虛,虛中顯實,聚散疏密有致,畫風秀麗明快,富裝飾味,意境明朗而深邃,別具一格。有出版專集多種,代表作有《萬壑松風》《千峰競秀》《雨后》《早春圖》《漓江一曲千峰秀》等。在教學上,對學生們諄諄教導,一絲不茍,無論用筆、用墨還是構圖、技巧,都毫不保留地一一傳授。白雪石先生總是教導學生多習名家之長處,從不張揚自家所能。還身體力行,堅持帶領學生們深入山區寫生,在實踐中反復啟發“師法造化”,在長期的美術教學工作中,態度嚴謹,循偱善誘,為國家培養了大批美術人才。

往事如煙丹青在

責編: 莊恩慧

相關新聞:
蘇ICP備07507975號 新聞信息服務單位備案(蘇新網備):2007036號 版權所有 武進區委宣傳部 武進日報社

蘇公網安備32041202001025號

玩龙虎有赢的人的